• English
  • 0755-8284-1888
資訊動態
News dynamic
首頁 > 資訊動態 > 新聞動態
資訊動態
News dynamic
用音樂講述中國故事
2020/08/31    來源:深圳特區報
——訪中國低男中音歌唱家沈洋

 
  今年,在柏林愛樂樂團發布的2020/2021樂季演出計劃中,在群星璀璨的名單中,中國低男中音歌唱家沈洋的名字赫然在列。明年2月,沈洋將與樂團首席指揮基里爾·佩特連科合作,演出斯特拉文斯基作品《俄狄浦斯王》,這也是沈洋連續第二個樂季與享譽世界的柏林愛樂樂團合作。此前,他就曾在柏林愛樂大廳主場連續三晚參演柏遼茲的戲劇交響樂《羅密歐與朱麗葉》。日前,這位享譽國際的歌唱家來到深圳,攜手鋼琴家左章,以及廣州交響樂團首席陣容組成的“瀚樂”弦樂四重奏,帶來“我們的路,我們的歌——一個時代與四十年的回憶”音樂會,以多首時代經典與深圳原創唱響深圳經濟特區四十年。昨日,在結束了“美麗星期天”的音樂分享會后,沈洋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。
 
●身處世界舞臺,不忘推廣中國藝術歌曲
  沈洋出生于天津的一個音樂世家。2003年,他入讀上海音樂學院,2007年,年僅23歲的沈洋作為最年輕的參賽者,斬獲了全球最高級別聲樂比賽之一的英國BBC卡迪夫世界歌唱家大賽頭獎,一路過關斬將成為唯一的金獎獲得者,自此敲開了通向國際舞臺的大門。2009年4月,他成為在紐約大都會歌劇院首演的最年輕的華人歌唱家;同年,在紐約林肯中心愛麗絲·塔利音樂廳,他舉行了個人首場獨唱音樂會。一直以來,身處世界舞臺的沈洋在保持演出西方歌劇作品和藝術歌曲的同時,將傳承推廣中國藝術歌曲視為自己作為中國音樂家的責任。早在2007年參加卡迪夫世界歌唱家大賽時,他的比賽歌曲中就包括作曲家賀綠汀的《嘉陵江上》。
  在此次深圳的音樂會上,沈洋就攜手同臺音樂家帶來了多首中國二十世紀早期的經典作品,串聯起中國發展騰飛的時間線。譬如由我國著名音樂史家青主于1920年創作、被認為是中國藝術歌曲開山之作的《大江東去》; “中國現代音樂之父”蕭友梅譜寫的《問》;著名音樂理論家、教育家黃自的代表作《思鄉》等,并在返場后帶來《教我如何不想她》致敬中國現代音樂學先驅者。他曾與原上海音樂學院院長楊立青共同出版過《中國藝術歌曲集》,本場音樂會中的多首作品就選自這個專輯。
 
●用音樂講述中國故事,內容與方法論都不可少
  “歌劇雖是西方經典藝術,但像郎朗和我這些闖出去的中國音樂人,都有義務為推廣中國文化出力。作為歌唱者,我由衷感到能在舞臺上演唱的中國歌曲太少了。”盡管如此,沈洋仍認為不可操之過急,他看到近些年中國歌劇佳作頻出,不成功的作品也不少,“要知道西方的歌劇經歷了400多年的發展和演變,我們還需要時間和空間,耐心與支持都不可缺少。”
  沈洋說,音樂工作者們需要思考如何以更好的方式向世界講述中國故事,推廣的方式與“寫什么”同樣重要。他認為,大可不必陷在中國語言的書寫框架之中,對于音樂語言的運用同樣值得探索,當前,需要在更為廣義的語境中將“中國音樂”解讀為“中國風音樂”。“很多熱愛并極度尊重中國文化的外國曲作家也能寫出以中國題材、中國風格的音樂,我們也應當歡迎他們一同加入書寫。”對此,他認為廣州大劇院的原創歌劇作品《馬可·波羅》是一個較好的例證。記者看到,該劇的主創陣容中,就有德國作曲家協會會長恩約特·施耐德。“當然,我們更需要初心,講述一個真正會讓觀眾為此而感動的故事。”
  在深圳,沈洋感慨于這座城市在40年間翻天覆地的變化和人們對高雅藝術的追求。“當精神有需求的時候,必然會產生對文化的追求,這是自動檔。”無論是市民藝術素養的培養,還是城市文化品格的提升,沈洋都認為不如交給時間,“給深圳一些時間,你會看到文化的奇跡在這里發生。”
 
●藝術歌曲改編可成為民族文化的傳揚之道
  在“我們的路,我們的歌——一個時代與四十年的回憶”音樂會的返場曲目中,沈洋還演唱了一首貝多芬根據蘇格蘭歌曲改編的作品,引起全場歡呼。今年是貝多芬誕辰250周年,7月,沈洋就曾在上海帶來“遠方的貝多芬”音樂會,演唱了《25首愛爾蘭歌曲》中的《戰士的夢》,以及《25首蘇格蘭歌曲》中的6首。這讓人們發現,即便是這樣一位廣為人知的“樂圣”,仍有許多未被挖掘的寶藏,其中就包括他的一大批“英國民歌改編曲”,編制往往是一位男中音、一架鋼琴、小提琴和大提琴。他認為,將這些所謂“小眾冷門”帶到觀眾面前,是一種勇氣,也是不被局限的審美品格。
  這些民歌風格的小曲,由蘇格蘭人喬治·湯姆森委約貝多芬改編和寫作。1809年至1820年,貝多芬一共改編了179首民歌,以蘇格蘭、愛爾蘭、威爾士的民歌為主,后來又補充了歐陸各國民歌若干。沈洋查閱資料后發現,貝多芬一生中并沒有去過這些民歌的來源地,但仍舊展現出非凡的功力。
  由此,沈洋談到自己對于藝術歌曲的看法。他認為,藝術歌曲的詞都是高度藝術化的,民歌更直白、更樸素。“有些民歌,湯姆森只搜集到曲調,又請了一些大詩人來填詞,比如《日落》這一首,歌詞非常有意境和深度,文學性很強,與藝術歌曲極為接近,但又帶有強烈的民族特征。”而這些集合了普通人喜怒哀樂的民間歌曲因此得以傳承下來,沈洋認為,中國民歌也可以從中借鑒,找到挖掘和傳承民間音樂的方式。
 
●不忘初心,是音樂工作者的應有態度
  “沈洋不僅是一位思想深刻的歌唱家,也是圈內公認的‘知道分子’和‘藝術字典’,天文地理無所不知??诓藕臀墓P一流,任何時間聽到一張交響樂唱片,便能夠分辨出唱片制作公司、樂團、指揮、獨奏家,甚至到錄音棚……”,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徐霞這樣評價他。在昨天的“美麗星期天”的音樂講座中,沈洋以中國近現代史出發,講述了中國近代音樂教育的萌芽,令人眼前一亮。然而,沈洋卻更希望以“一名音樂工作者”這樣誠懇的稱謂來形容自己。
  作為近年來迅速崛起的低男中音歌唱家,沈洋并未表現出對名利的熱望。“人是注定會被遺忘的,而太多人想著當下的成就。”沈洋理想中音樂工作者的心態是能夠遠視而平和,將藝術事業視為一場勠力同心的耕耘,“不忘初心,地是誰耕的不重要,把地耕好最重要。”
Copyright ? 深圳音樂廳2019 粵ICP備05008197號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vancheer
票務熱線:0755-8284-1888
置頂 排列三组选6复式表